• <tr id='61dcn'><strong id='61dcn'></strong><small id='61dcn'></small><button id='61dcn'></button><li id='61dcn'><noscript id='61dcn'><big id='61dcn'></big><dt id='61dcn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61dcn'><table id='61dcn'><blockquote id='61dcn'><tbody id='61dcn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61dcn'></u><kbd id='61dcn'><kbd id='61dcn'></kbd></kbd>
  • <span id='61dcn'></span>
    <i id='61dcn'><div id='61dcn'><ins id='61dcn'></ins></div></i><dl id='61dcn'></dl>
    <fieldset id='61dcn'></fieldset>

      <ins id='61dcn'></ins>

        <acronym id='61dcn'><em id='61dcn'></em><td id='61dcn'><div id='61dcn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61dcn'><big id='61dcn'><big id='61dcn'></big><legend id='61dcn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i id='61dcn'></i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61dcn'><strong id='61dcn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1. 別誤會,我是來借作業的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8
                我上初中的時候,是個規規矩矩、言語不多的學生,內心自視甚高,表面憤世嫉俗。因為我長得不好看,又特別胖,還特別兇狠,因此沒有人追我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但,有一天,奇跡發生瞭。我同桌,一個外號叫“小豬精”的傢夥鬼鬼祟祟地告訴我:五班的“大叫驢”(一個嗓門巨大的男生)喜歡我。這個消息猶如晴空霹靂,震蕩瞭我年少的內心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我們年級分五個班,二班是數學班(學習尖子班),剩下的四個班是普通班,我在四班。上體育課的時候,男女生是分開的,一、二、三班同性學生一起上體育課,四、五班的一起上。我們班的渾小子跟五班的那幫可熟瞭,所以,我深深地相信瞭這個傳聞。每天出早操、課間操的時候,免不瞭警惕地多看“大叫驢”兩眼,越看越覺得他形跡可疑,不像個好人,似乎對我不懷好意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這令我憂心忡忡,每天都躲著他走,就連最愛玩的丟沙包都提不起興趣瞭。說起丟沙包,我之所以喜愛這項運動,完全是因為可以變相地打人。我親手縫制過一個特大號沙包,裡面裝上瞭足足半斤多綠豆,拿到學校給大夥看,他們紛紛驚為天包,不敢用。別人的沙包被我砸漏瞭好幾個,我的力氣實在是太大瞭,而且砸沙包使出瞭扔手榴彈的勁兒,“大叫驢”總是自告奮勇地前來當靶子,我也不客氣,砸得此人“哎喲哎喲”地叫喚。在知道他喜歡我之前,他還配當人體沙袋,知道他喜歡我之後,他就什麼都不配瞭!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因為他思想骯臟,癩蛤蟆想吃天鵝肉,就這一條,就得下地獄,挨油煎——沒錯,我就是這麼想的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那天,下瞭課間操,“大叫驢”從後邊追上來拍我的肩膀,問:“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?”我心裡大為吃驚,今天是我爸爸媽媽結婚紀念日啊,難道他為瞭追求我已經把情報工作做到這個地步瞭?我惡狠狠地說:“跟你有什麼關系,那是我們傢的事!“大叫驢”愣住瞭,我走出20多米,聽見他在後頭喊:“美國的尼克松總統死瞭!今天出殯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一個星期二的中午,“大叫驢”又打來電話,說在校門口的塑像邊等我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我的心“撲通撲通”地跳,一個男生突然約一個女生出來,那還能有什麼事兒?我匆忙趕到校門口。果不其然,這傻小子還等在那兒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一看見我,他眉開眼笑地迎上來:“哎,那小……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你不要說,聽我說,就一句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啊?哦,你說你說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我要說的是:我已經有男朋友瞭!你已經沒有希望瞭,請你不要打擾我,如果你繼續對我有所企圖,我們倆連朋友都做不成,你知道嗎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聽瞭這樣的話,“大叫驢”呆呆地站在原地,眼神呆滯,臉上紅雲亂飛。過瞭半天,他才訕訕地說道:“那你也能聽我說一句嗎?就一句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我無比冷靜地把手抱在胸前:“好,你說。不過我希望你能給我們雙方都留下一些餘地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大叫驢”苦著臉說:“真的,我是來借數學作業的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後來我忘瞭我是怎樣回到傢的……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當年的“大叫驢”後來尾隨我到新西蘭,變成瞭我的先生leon。現在,他常常敲門進屋,我問他:“有什麼事兒嗎?”他詭異地一笑,說:“別誤會,我是來借數學作業的。”